華德福大地幼兒園已於107年3月1日正式開學,歡迎有意願的爸爸媽媽們洽詢 04-23580530~

豐樂幼兒園粉絲團

大地幼兒園粉絲團


瀏覽人數

今日拜訪277
總瀏覽數952219
目前位置: Home 駐校醫師的話 調皮與好奇(上)
調皮與好奇(上)
作者是 許姿妙醫師   
發表時間: 2013年 05月 17日 ,週五

許姿妙譯自Physiology of the first seven years一書

此二者是彼此保持平衡的能力, 孩子需要以健康的方式調皮和好奇來成為自己.

調皮
    甚麼是調皮呢?這個觀念適用於當一個一歲大的孩子吃麥片粥吃到一半時,任性的把湯匙丟在地上並有趣的觀察著嗎?或一個二歲的孩子穿衣服時不合作呢?或一個五歲的孩子故意把別人推倒呢?
    有許多時候孩子做的事令照顧者認為是討厭、惱火、笨拙、好笑、或很壞。但並非所有孩子做的唱反調的事都算是調皮。調皮在某個程度上是以意識為前提的,調皮伴隨著樂趣;孩子就像在經驗一些很棒的事。"強尼,我們要去餵鴨子,過來,我要幫你穿外套",強尼習慣性的轉向媽媽,但他突然停下來然後笑著轉向跑開了,媽媽很驚訝說"強尼過來,你要出去餵鴨子"。如果強尼有大人的意識,他就會回答"是阿!但我剛剛發現我可以做一些事情違背你的期望",強尼並沒有給這個回答因為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這第一次反抗權威的行為令他感到興奮。強尼是一個順從的孩子嗎?絕對不是,像多數的學步兒一樣強尼也是難搞的,令人討厭的、情緒化的,但當這種情況發生時,除了別人不愉快之外他自己也不開心,這就像烏雲進到了屋裡讓所有的東西都變暗了,包括強尼自己。但現在沒有烏雲,而是一個頑皮的太陽在此時放射出相當不同的光芒,他正享受這個狀態。他們正在去餵鴨子的路上,當強尼跑開去做別的事時媽媽就拿著強尼的外套站在那兒等著。調皮是孩子創造出來的ㄧ種不預期的緊張或壓力狀態,這是大膽的冒險,因為他不知道媽媽會做何反應,壓力可能更高張,媽媽會威脅要處罰他嗎?或媽媽會開始笑而打破這個緊張局面?有可能強尼乖乖的穿上衣服然後去餵鴨子。但通常是情不會那麼順利,媽媽可能不會笑,或強尼固執己見不肯穿衣服,如果是這樣那有何樂趣可言?
    顯然是有些非常特別的東西在調皮裡面,孩子讓自己違反事件的正常程序而開心的一意孤行。假如你獨自在房裡,調皮是沒有意義的。在牆壁上畫畫可能是報復的行為,也可能是調皮(如果孩子可以想像父母看到這些壁畫時驚訝的情境),這是孩子多多少少帶著意識開心的創造出一個緊張的情境,以便使自己與周圍環境截然不同,而孩子只在他可以確定這個截然不同是暫時性的才會這樣做(孩子需要知道情況會再度恢復和諧)。在此我們觸及一個緊張的情境,對孩子而言從這個緊張的情境釋放的方法,與一開始透過調皮創造出緊張的情境,二者同等重要。照顧者與孩子之間的相互尊重是必要的,如果大人總是一笑置之或喜歡孩子調皮那就無解了,如果大人總是反對調皮大人可能會贏但就沒有樂趣了。調皮是一個遊戲,是在雙方之間的ㄧ系列遊戲,並非哪一方的人必須贏,重點是調皮這個遊戲必須要玩下去,而且沒有一定的遊戲規則,隨著時間過去大人和孩子會有新的遊戲方法,也許強尼突然乖乖的去穿外套了,也許媽媽找到理由說麵包不夠不能與鴨子分享了。如果強尼是一個比較大的孩子,媽媽也許說在餵鴨子之前她想到有些是她必須先去做。本質是雙方認真的玩這個遊戲,解決的方法可來自任一方,依此就可發展出遊戲規則,而遊戲規則會因人而異,強尼對爸爸的調皮方式會與對媽媽的不同,調皮和遊戲規則可以是生活藝術的開始。結論我要強調我現在談的是純粹的調皮,而不是其他的麻煩像懶惰,令人無法接受的行為,或攻擊性的行為。

調皮的生理學
    當孩子調皮時他們在練習甚麼?哪些生理過程參與其中?
    答案是孩子在練習睡眠和醒來的過程。

    這聽起來很奇怪,但每個孩子都必須學習睡眠和醒來,只有在地球上我們才能學習睡眠和醒來交替,這就像呼吸一樣,孩子以節奏性的過程練習感知我們稱之為呼吸,對參與感知的所有節奏而言呼吸是一個總稱,人體充滿了節奏,感知的節奏是朝像身體的上端;而另一組節奏的概念總稱為睡與醒,這組節奏是在以太體和星忙體之間的關聯,而且二者之間有一個中間區域是其工作的區域(介於上端與下端之間)。
    調皮是屬於睡與醒這組節奏的概念,我先說明睡與醒,然後再回來談調皮。
    當人睡著時,人體被分成二個部分,物質體和以太體躺在床上,而星芒體和自我組織在靈性世界。當人醒過來時,這四個部分又連結在一起。當我們睡著時,疲倦的身體要修復,而心魂則在靈性世界聆聽我們這一世想要完成的計畫和目的;當我們醒著時,我們累積經驗,但人類的行為常常違背我們的計畫和目的,而且違反社會法則,地球法則,和宇宙法則,這與靈性世界要人類發展自由選擇的複雜計劃有關,為了這個目的,人類必須經驗不自由的可能性。白天醒著,當我們已經忘了我們這一世想做的是甚麼時,我們可能在自由的水平之下;晚上睡著時,我們被宇宙法則和神性智慧引領,並將我們白天的行為與神性計劃及出生前的意圖做比較。孩子顯然還不能按照這種方式來經驗睡與醒,孩子在地球上醒著時也還不是他自己,孩子被賦予三個七年的時間來學到這個狀態。所以孩子的行為也不能看作是地球上的行為。孩子沒有把自己所做的帶入夜晚過程來承擔後果,或者說孩子並沒有把這些行為當作是屬於自己的東西而隨身帶著。(說明如下)
    幼兒的行動是基於來自內世界的衝動(wishes and desires)和外環境的期望及規定(family and school)。七個生命過程的任務是把外在世界的感官印象納入並消化再轉化成孩子自己的內在,睡與醒的主題在此時是與七個生命過程的活動有關。

    調皮可以說是醒著時的第一個練習,因為調皮所以孩子離開他原本所屬的秩序,這是朝向自由和個體性的第一步,這是一個開端“我做我現在認為適當的事,我選擇這樣做,並且我願意在夜裡以更高層的事實來檢視我所做的後果",這只是一個開始。十四歲以前孩子在夜裡不會被要求為自己所作所為負責,十四歲時星芒體誕生並可在夜裡自由的離開物質體和以太體,所以孩子有十四年可以準備。
    促使孩子轉身離開已建立好的秩序的這個力量,我稱之為反感(antipathy),這表示我與你及你的意圖沒有連結,我要鬆開你的這些制約。反感和討厭是不一樣的,在強尼的例子裡,強尼是喜歡餵鴨子的,但在某個時刻他想要為自己做決定,調皮的孩子這樣說"我是我自己的老闆",我們需要反感的力量來找到我們自己,只有當孩子轉身離開時他們才可以發現自己想要甚麼,像是要穿外套或是不要。如此,孩子逐漸對自己的意志感到有意識,透過反感力量的行為之後才產生心智圖像(mental image)。強尼並沒有想著"不,我不想穿外套",他只是做了一些事,經由做了這些事他也許發現其他的事像:穿外套或不穿,在屋裡或屋外等等...反感是獲得透過思考製造心智圖像的能力的先決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