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福大地幼兒園已於107年3月1日正式開學,歡迎有意願的爸爸媽媽們洽詢 04-23580530~

豐樂幼兒園粉絲團

大地幼兒園粉絲團


瀏覽人數

今日拜訪291
總瀏覽數952233
目前位置: Home 駐校醫師的話 調皮與好奇(下)
調皮與好奇(下)
作者是 許姿妙醫師   
發表時間: 2013年 06月 03日 ,週一

許姿妙譯自Physiology of the first seven years一書

好奇
    既然反感是如此有力的幫助人類獲得選擇的自由,也剛好有一個同感(sympathy)的力量來平衡調皮。同感是自我給予一種把注意力轉向某事物的態度,是與意志連結的。就這種說法來看,同感與喜歡是不一樣的,就如同反感與討厭是不一樣的。若不曾有分開時就不會有轉向某事物並與之連結這種事,孩子不會帶著同感轉向媽媽,因為孩子與母親是連結的而且他們理所當然的經驗這個連結,所以一開始孩子很難與親近的人練習同感(像父母兄弟姊妹)。然而世界有另一部分把孩子分開,這就是感官世界,我們人類並非理所當然的與感官世界有連結。對成人來說,我們經驗感官世界與自己分開是我們有意識地與感官世界連結的要素。一歲的孩子還無法經驗這種與感官世界分開的深不可測,所以孩子還不能主動的感知,只要孩子還自然是環境的一部分,只要孩子還不能經驗自己與感官世界的區別,那就沒有分開的意識也沒有對感官世界的主動認知。當孩子發展認知的能力時,孩子本身與感官世界的分隔就逐漸變成事實,一但這種分隔完成時孩子就可以建造一座橋來跨越這深不可測的事,然後他們就開始探索。
    當我們觀察一個學步兒或學齡前兒童專注的看著一隻蟲子或一片葉子時,就是見證了孩子為本身與感官世界之間的深不可測搭起橋梁。孩子渴望所有新出現的吸引他們的事物,一開始這種好奇仍是轉瞬即逝的,但是很快的,孩子會看一支湯匙,一塊木頭,或自己的腳趾持續好幾分鐘。我們可以問"這些東西這麼普通,有甚麼特別的嗎?孩子會說"不,對我來說他們是嶄新的創造,我對它們的好奇和驚嘆一點也不嫌多"。 

好奇的生理學
    好奇會經歷很多年的發展,一開始要為深不可測的的事情搭橋梁的驅力很強,使得孩子要去觸摸所有的東西或把東西放入口中。即使對學步兒而言觸摸仍是很重要的但是這種驅力已經減弱了。然而有件很重要的事,適當的觸覺是應該被刺激的,否則寧願選擇用眼睛看的。認知的圖像是藉由許多感官的幫助像觸覺嗅覺味覺....等,而圖像越完整則孩子內化的圖像也越完美,與身體有關的感官將在前七年發展的過程中逐漸成為背景,高階感官的運用將更重要。
    有些孩子好奇的衝動太強有的則太弱,太過好奇是個問題,因為這些孩子會變得停不下來不論看到甚麼就會衝過去,我們可以藉由限制接收感官印象的可能性和強化反感的力量來協助他們。
    當孩子好奇的衝動太弱時,我們面對的問題是"我們可以刺激好奇心嗎?",我們只能間接刺激,如果好奇的衝動太弱是因孩子的體質引起那麼就要協助運動發展,好奇是轉向某個東西 --與之連結--然後朝這個東西移動,兒童的運動發展是同樣的道理,所以我們可以刺激孩子的運動發展並促使孩子有動機去享受運動,然後我們期望好奇會伴隨而來,但是我們要注意不要進行過快或過度極端,也就是孩子不應該進行他們身體尚未準備好的運動,而個別孩子的發展階段及性情會決定他的準備程度。
    也有一些孩子完全失去好奇的衝動而變得冷淡無動於衷,有些是因為已前每次要開始好奇時就被阻止而使得這些衝動逐漸被暗中破壞了。而如何協助這樣的孩子則不是本書導論的範圍。
    大部分的大人已經忘了早年時自己真誠的好奇時的心靜了,我們應該試著記起這種心境----我們最後一次看到大自然事,花朵,藝術品是何時?我記得我第一次看到Sparassis crispa時的心境,它長得像是海綿的菇,我感覺很驚奇,注意力完全被它吸引了。我還有一次相同的經驗是看到螞蟻窩時,這麼多螞蟻看來混亂卻又井然有序的現像遠遠超越我的想像力。當我們想再次經歷這種心境時,最好跟好奇的喜歡研究探索的孩子住在一起,這比單純認知更進一步,這是在認知時呼出及睡眠的狀態,能吸引孩子興趣的事物是把孩子拉進睡眠的力量,當孩子對某事物感興趣時可以完全被吸引而完全聽不到跟它說話的聲音,也因為真誠的興趣而變得疲累。
    孩子在感官世界練習感興趣時,也是在發展往後的人生中自身對世界事件的興趣,透過同感的力量作用在好奇心,孩子獲得了主動觀察事物的技能,並且帶著瞭解來創造自己想像的圖像(imaginative pictures),這個能力與因反感力量而產生的智力圖像(mental pictures)是相當不同的。 

結論
    藉由調皮的從某事物轉身離開,孩子學會暫時離開保護來找尋自我,這是反感的力量。是醒著時掙脫宇宙的秩序來創造自己的思想世界。
    藉由好奇心而轉向靠近某事物,孩子學會統整它周圍的世界而不迷失於其中,這是同感的力量。是像睡著時在自己與世界之間搭一座橋樑而終究會再回到真實世界的圖像。
    孩提時期,調皮與好奇是孩子的同伴;等孩子再大一點,我們將其稱作叛逆與興趣。如果這二者可平衡,就是在童年創造了發展為自由人的理想基礎。